斷簡殘編隨水流

作者:耐斯方狗

我還能說什麼呢?

我這裡看到的新聞也夠我大罵三聲,痛哭流涕了。

唉。

原先我準備了一篇草稿,針對服務貿易協定的一堆錯誤進行澄清(國際貿易的幾段還是有賴巴別塔幫忙,雖然我們意見不大一致),現在看來大概也甭寫了。

從政府的不知道哪個智障下令暴力鎮壓開始,人們就不會再關心這些事情啦。

當染血的學生取代懶人包登上頭版,人們記得的不會是服務貿易協定的好與壞,而是有一天政府嘗試用武力堵住人民的嘴。

晚了。寫這些東西又有什麼用呢。

(江院長可以準備下台了,馬英九先生應該開始開除一些警察首長,然後開除他所有的公關幕僚跟法律幕僚─如果有這些人的話)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社會, 經濟, 政治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