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你看懂世界盃:PK怎麼踢?

作者:Ivan

12碼球(或叫做點球)可以說是足球場上最緊張刺激的時刻了!距離球門只有不到十公尺,門將與踢球的球員一對一對決,不管是誰都承擔很大的壓力吧!這一屆世界盃也有好幾次12碼球出現。關於12碼球有哪些規則,又有什麼技巧呢,今天就讓我們一起來回顧一下吧。

  1. PK還是PSO?

比較嚴謹的分法,會把PK(Penalty Kick)與PSO (Penalty Shoot Out)兩種12碼球分開。前者是指在正規時間或是延長賽中,防守方球員在本方禁區犯規後的處罰;後者則是一種雙方不分勝負時,打破僵局的方式。不過現在大家習慣把兩者都叫做PK,而本屆世界盃的官方規則其實也把PSO稱為Penalty Kicks了。

PK

當防守方球員在禁區內犯規,除了應以間接自由球(例如門將用手接回傳球)處罰的情況外,應改判罰12碼球。

執行PK的時候,跟其他定位球類似,當球移動前(還沒進入活球狀態),會有一些限制,例如:

-攻方要明確選出一人來踢PK(罰球手)

-守門員至少要有一隻腳踩在門線上,或是比門線還要後面

-除了罰球手跟門將,兩隊其他球員不可以進入禁區

-踢球後,球一定要往前移動(也就是不能平傳或是回傳)

另外,罰球手也不是想怎麼踢就能怎麼踢。規則規定,當他完成助跑後就一定要踢球,不能使用假動作。如果要做假動作,只能在助跑中做。實際的比賽中,當球員跑到離球很近的地方還停止助跑,就有機會被認為這是一個違規的假動作。

像下面這球,梅西的踢法就犯規了。

另外,跟自由球一樣,罰球手踢完球後,如果球沒有碰到其他球員,他是不能再次觸球的。(如果球中柱彈回來,這時候罰球手也不能自己補射)。

對於各種罰球犯規的處理,其實滿複雜的。這裡就簡單講一下,大原則是,不能讓犯規的一方得利,不能讓沒有犯規的一方失利。所以通常攻方犯規,球進了也要重罰,沒進的話就沒進囉。

下面是PK時雙方犯規的各種處置方式,是不是看起來有點複雜?

例如波蘭跟法國這一場,最後時刻的十二碼球,雖然法國門將Lloris一開始擋了下來,但因為他提早離開門線,攻方獲得第二次機會。這一次波蘭前鋒萊萬多夫斯基就沒有錯過了。

另外一個有趣的地方是,PK程序是以球移動後,進球、出界、碰到其他球員,或是球完全停止移動,才算結束。所以要是碰到像下面這樣的狀況,球還沒完全停止移動前,都還不算結束,守門員可別慶祝得太早…

PSO

PSO的正式名稱滿長的,叫做kicks from the penalty mark。這是在加時賽踢完,還無法決出勝負時,一種打破僵局的方式。一般來說,兩隊各派出五個人輪流來踢,進的多的一方取勝。如果五人過後還沒有決出勝負,就會進入更緊張的驟死階段-兩方之前還沒踢過的球員,接著輪流上陣,兩方各踢一球後就結算一次,假設一方進了而另一方沒有進,那就直接由進球的一方取勝。若場上球員都輪完了,就從頭再輪。所以有些比賽也會看到雙方門將互踢的狀況。

踢球的規則與PK的情況大致是相同的,只是在PSO中,門將擋住球後,是沒有補射機會的,罰球手無論如何都不能第二次觸球。而罰球手犯規的話,這一點也會直接算作沒進。

  • 罰球的技巧與戰術…?

罰12碼球也有各種的戰術跟技巧在內。

首先要知道,在這麼近的距離下,以正常球速來算,門將是沒有辦法等球員踢到球後才撲球的,多半都會先選好選一邊撲過去。在這個前提上,雙方也就展開一系列的攻防鬥智…

攻方策略

攻方策略可以大致上分為兩種,一種是不管門將,對準球門的死角大力踢下去就是,即使門將猜對了也踢不中。以前德國隊的球員,例如當年的德國隊長巴拉克,通常就選擇這樣的策略。

不過,這樣的選擇也有風險。雖然以職業球員的技術,這個距離下要踢進球門任何一個角度應該都不困難。但打球門死角,只要稍微力道控制不好,就容易打偏。特別是在PSO之中,雙方球員已經鏖戰120分鐘,球員的體力與心理都已經被大幅消耗,控球可能不如之前精準,一不小心可能就一腳打飛或是中柱了。

所以另一種方式,則是嘗試欺騙門將。透過動作,眼神,節奏的變化,把門將騙到一側之後,突然往另一側踢。或是跟門將玩一個心理戰,往球門的中間踢。其中最有名的踢法,大概就是所謂的「勺子踢法」。

這個踢法是輕輕的踢一個挑射,讓球慢速劃出一個弧線越過已經往左右兩側撲去的門將,例如席丹在2006世界盃決賽的進球:

但這種踢法,若門將沒有被騙,而是站在原地等球…那就很尷尬了。

下面是羅馬王子托蒂的一次勺子點球,門將熟知他喜歡踢勺子點球,就站在原地等球。(不過注意看,如果以現在的規則來說,門將雙腳已經提前離開門線了,罰球手應該可以獲得再踢一次的機會)

另外,球員也可以做這樣的節奏變化來騙門將。

守門員的應對

不過,罰球手可以騙門將,門將也可以作各種動作嘗試干擾罰球手的心理。從講垃圾話,到在球門線上扭來扭去,左跳右跳,或是故意站在球門的某一側、故意先踏個半步再跳回來的,都有可能。如果是看門將反應再踢球的球員,就比較容易被這些技巧影響。

比如說,在2005年歐冠決賽上,利物浦門將的”杜德克之舞”,造就了伊斯坦堡的奇蹟:

另外,除了主動影響罰球手的判斷外,門將也可以觀察罰球手的擺腿動作,來判斷他要踢的方向。因此有些球員會作比較長的助跑,減小自己的擺腿動作,避免被門將看出來。

  • 練還是不練比較好?

至於PK要不要練習?能不能上一些比較年輕的球員來踢?這些都是每次大戰會出現的爭議。這一屆世界盃PSO,日本與西班牙都不幸落敗,其中西班牙更是號稱練了上千球的PK,最後還是表現不佳。也有一些教練認為,職業球員技術都夠,重要的是心理素質,因此PK沒必要練,越練反而踢得越差。

兩種說法都有各自的道理,不過我個人比較相信心理素質決定論。當心理素質不好的時候,碰到氣勢強一點的守門員,即使門將一動不動,罰球手也會覺得門將的身形無比巨大…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社會 並標籤為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